钢之烟花。 九五至尊在线娱乐 戴朝晖 摄


嗡嗡嗡,当当当,在施工现场的人都知道,这是浇筑混凝土时搅拌罐车和泵车同时发出的声音,对于周边的居民和外行人来说这是多么嘈杂的噪音,可对于建筑人来说它则是铿锵有力的妙音,这种声音让我们安心,让我们踏实。有好多同事开玩笑说“如果晚上休息时听不到这些声音就会失眠”,虽是玩笑话但也是我们的真心话。

建筑工地上有太多类似这样的声音:钢筋切割机的切割声,钢筋弯曲机的启动声,塔吊旋转、落钩、起钩的电机声,木工支模的锤子声,木工拆模的钢管撞击声,混凝土振捣棒的振嗡嗡声以及现场机械的加油声等等,当这些声音乃至更多的声音同时发出的时候,作为一名身在建筑工地的管理人员,总能让我感受到它的美妙、和谐、层次和节奏。我并未聆听过现场演奏的交响乐那所有乐器和弦发出的美妙之音,但我却一直沉迷和享受着这工地上的美妙声音,每天如此。

转眼毕业快六年了,这六年的时间里我几乎都在施工现场。我曾参建了住宅项目、办公楼项目,而在这些已经竣工的工程中,有的业主已经入户安家享受他们的幸福,有的职员已经在干净宽敞明亮的座位上奋斗着自己梦想,这里再也不会出现曾经让我享受的“音乐会”,这里的所有人也不会知道他们所居所坐的地方曾经有多么的繁忙,也更不会知道和记得是谁曾在这里制造出那么美妙的声音。好多建筑人都有过这样的感受:这个小区、办公大楼投入使用后,没有门卡是进不去的,其实我们就想看看曾经遍及我们足迹的地方现在是什么样子,我们曾经挥洒汗水和青春建筑的作品如今如何实现它的价值。每次经过自己参建的建筑我都会仔细地在外面看看它,让自己回想起那时的时光。

因为我热爱建筑,所以我享受过程。还记得上班第一年的冬天,项目按照冬季施工要求,冬期施工混凝土需要进行测温,每两小时一次,我和一起分配到项目的同事一起完成这项工作。我俩约定好每个人两个小时一次,这样在数九寒天的夜晚就可以多睡四个小时。那时半夜两点多起来一个人拿着手电爬十几层楼得到最真实的冬季混凝土温度变化,说心里话,想想那时一个人爬楼,冬夜的海风呼呼地刮着,楼里虽有亮光但已一个人都没有,我心里多少有些胆怯,也很不情愿。因为知道这些数据的重要性,所以我们都坚持了下来,几天下来得到了一组最有效的混凝土温度变化数据,通过计算强度合格,那时的我是多么的高兴。这么多年过去了,想起那段经历都是自己工作的宝贵财富。

现在的我依旧奔波在施工现场的每个角落,而我的心态和状态对比刚参加工作时已发生了变化,变得更加认真严谨。这几年的建筑工作让我更加热爱,也更会适应建筑工作的枯燥乏味,因为享受,我相信永远都会乐在其中。愿我能一直深处妙音,此生不疲。   (作者单位:中国二十二冶集团)